湿度百分之五十

在上海待了六天,下了三天雨,衣服晾了好几天了还没干。
郁闷,心情格外不好,此地不易久留打算撤。投出去的简历还是没有消息,估计已经发到太空外层空间去了,或者是掉到某个黑洞里了,索性不去考虑,算了算了。
航子有消息过来说有学上,还是闪人吧。感觉好像是4年前法兰克福大撤退的历史重演,自感有些悲壮。
内蒙古的丫头写信回来说又调到武汉工作了,真得很羡慕,不行要不找她打听打听蒙牛要人不,我去挤牛奶算了。
到底是坚持自己的观点去上通信,还是以时间为重去学金融,还是个问题,需要好好考虑考虑。
大家都有车的有车了,我还要等公交,坚持吧,但愿一切都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