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湖赛


环湖赛已经结束四天了,由于机器问题一直没有更新Blog,实在对不住大家。
今年的环湖赛是第六届。每一届的路线都比前一届要长。青海土家小伙子马海军获得了亚洲最佳骑手以及蓝骑衫,这算是本届环湖赛的一个冷门了。
各种环湖赛的宣传重点都放在旅游和经济发展上。这让我想到了很多年前郑州国际武术节的一句宣传口号,修改一下搬到这里就是&rightquot;体育搭台,经济唱戏”。
环湖赛开始前,我固执地认为一场自行车公路赛不可能带来大量的游客。可实际上我错了。环湖赛开赛的前几天,西宁便迎来了旅游的旺季。大量的游客涌进西宁,莫家街的马忠小吃城里坐满了初次品尝羊肠面的外地人。
不熟悉西宁的朋友(应该有很多)也许不知道,在西宁这样一个举办世界级自行车公路赛的城市里,每天骑自行车的市民不会超过300人(甚至更少)!在西宁的大街上走一圈,能碰上骑自行车的人的几率低的可怜。这不由让一个来自以自行车为主要交通工具的城市的人感到不平——怎么没人骑自行车的地方反而举办了自行车公路赛。
下面是我手拍的视频,时间是22日,环湖赛的最后一天。地点是靠近西宁市中心广场的五岔路口。

西宁一周


来西宁已经将近一周了,基本上都是在屋子里电脑前坐着,倒也没去什么新地方。没多出去逛的原因是我对西宁已经有了一定的熟悉,加之我本就不爱多上街逛。于是一周下来,真正出去转过的地方屈指可数。由于豆豆这儿有央视数字电视的电影频道——第一剧场,所以我头几天晚上都是在电影中度过的。晚上上床以后,玩会儿PSP。凌晨睡觉。总结一下,我这一周基本上是三&rightquot;电”一线:电脑,电视,电子游戏机。
21世纪就是好啊!
几乎每个西宁人都对青海的天空特别的骄傲,每每向外省人说到青海的天都无法抑制自己的自豪的言语。说实话西宁的天还真是不错。很蓝很蓝的那种,上面还时常飘着云,整的跟Windows 98样的。仔细想想,在我所见过的众多天空中,能和青海相比的,就只有法兰克福的黄昏了。郑州的天嘛……我总结的规律是一个月也难见几次蓝天,就算见了,也只是头顶的那一片天是湛蓝,而不远前方的天仍是铅灰色的一片。
有个个人的、片面的看法:随着城市的发展、天空的颜色会逐渐变差。青海这两年在国内国际上的知名度不断提高,我觉得天空的质量有一定下降。即使如此,也是郑州所不能比的。
昨天是今年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开幕式。地点位于距豆豆家不远的西宁市中心广场。我们晚上8点多跑到与中心广场仅隔一条马路的农行大楼6楼去看。节目不少,礼花不错,就是离的还是太远了,基本上什么也看不见,全靠耳朵听。我们所在的那间屋子里还有太电视,CCTV5在做同步的现场直播。电视上的画面和会场大屏幕的画面是一样的,不同之处在于电视上的有字幕,且比实际现场时间要晚上5秒左右。这五秒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呢?也许是回传北京产生的时间差,也许是增加字幕产生的时间差,谁能解释一下呢?
豆豆家要装台电脑。早晨叔叔也发短信要装台电脑。只可惜我人在西宁,守着一台打开窗口都要等上10秒的破电脑,所以一切都全靠皮仔了!皮仔啊,辛苦啦!回去歌请你吃肘子刘!
最后送上豆豆用DC拍的开幕式中放的礼花,效果不怎么样,但绝对是现场实拍。
ps.这篇文章就是我用那台破电脑敲出来的。

MGS4 2007 E3 视频

说实话这部作品让我等的太久了。从一开始官方网站上的几张完全不靠谱的画稿,到今天的这段视频,我已经等了足有4年了。
4年时间里,我已经从MGS Fans转移到了Splinter Cell的阵地了。从Snake到Fisher,这是一个由东到西的转变。而促成这一转变的,并非是MGS不好玩儿了,而是我没有PS2,但却有台能勉强跑到Splinter Cell 3的电脑。虽说Splinter Cell 4更为好玩些,但我至尽仍没有酣畅淋漓地爽上一把——机器跟不上。
今年E3上小岛工作室又放出了新的视频,看了看,觉得小岛的风格已经完全固定了。Jack的武士道精神很是牛逼。另外,又有一个很像2里面Vamp的角色,怎么也死不了。
不过,我辈也只是看看了。虽说预告片上说是明年早期发布。我目前只希望明年早期能玩上3。了解一下传说中的CQC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ps.据说Splinter Cell 5将作为Xbox 360平台独享游戏,我实在不知说什么好了。

远大的"报复"

从今年五月份开始,每每打开Google Reader,我总能看到国内一个沿海城市的相关报道。其中有国内的、有国外的、有官方的、有小道的。可以说这个城市已经成为了Internet上非主旋律新闻的主力军。
这个城市叫做厦门
从五月份的屁叉项目到六月份的六一大散步,从环保到民主,不管是人民ZF还是厦门市民,一直都没有闲着。这两天的新闻则是论坛备案前台实名制
凡事都讲个前因后果。把这两个多月厦门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串起来看看,会发现最近这两天的事儿是一个必然的结果。而在其中作为关联的应该是厦门ZF六月中旬捣鼓出来的这个《厦门市互联网有害信息和不良信息管理和处置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这两天的前台实名制,招来了众网友的不满,王三表写了《别把自己堵死》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这些地方性法规的不足之处。建议大家也去读一读。
个人觉得,厦门市人民ZF及其下属部门在六月中旬紧急制定这个《办法》的动机也比较耐人寻味。
如果放在十年前,互联网还只是精英们的玩具的时候,相信厦门这个屁叉的事情很可能就这么不了了之了,闹腾不起来。不过十年后的今天,信息交流传递的速度已远是十年前不可比的。大家通过论坛、聊天软件、手机短信,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最大范围的宣传效果。几十年前飞机撒传单的手段就更是不能比的了。否则,厦门市民也不会在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发起一次大规模的散步。
厦门ZF方面一定也感受到了新时代的信息工具的强悍,于是相应的报复性《办法》就出台了。用种种好听话为自己的报复打扮得颇近人情。可我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任何以好的名义强加的负担。就好像夹菜,我不想吃,可你说有营养强行夹给我,这就叫&rightquot;强夹”。
《办法》说的目的很明确:为了及时过滤、封堵、删除有害不良信息。我就纳闷儿了,什么是有害不良?怎么个有害不良?到底是对谁有害不良?
很明显,防止被有害不良信息毒害这个说法是站不住脚的。以此推论,和谐也站不住脚了。一切借口最终都站不住脚了。可是柯南说了:&rightquot;真相只有一个!”那什么是真相呢?真相就是所谓的最终目的:让我们全麻。在一切不公平的面前全麻;在一切美好初衷和残酷现实面前全麻。
最近的厦门新闻没什么好看的了,因为说的都是一手拿大棒一手拿胡萝卜的家伙们在行使他们&rightquot;天赋”的权利。
可陈胜又说了:&rightquot;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去青海

今天晚上出发,目标西宁,历时17小时。俺坐的是特快,o(∩_∩)o…
我的酿皮、我的羊肠面、我的烤羊肉、我的牦牛……肉干们,你们一定要等着我啊,我马上就来啦!
ps.祝老猫一暑假把书看好,九月分能通过司法考试!
pps.祝大家两个月都能吃好玩好,也包括我自己!
ppps.祝我能在两个月内把脖子治好!

谈谈老徐


说是谈谈老徐,其实应该说是谈谈自己。
初识徐静蕾(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是上高中的时候。那时电视上热播《将爱情进行到底》。那时我还不认识她。看这部电视也不是为了要看她,或是李亚鹏,或是听那首《等你爱我》。我的目的仅仅是出于要看一看张楚在戏里的表演。很怪的是同样是摇滚圈的,我对高旗的感觉却很平常,也许是因为那年超载突然转变风格导致的吧。
那天皮仔急匆匆打电话告诉我——有没有发现电视里有一女,看了演员名单叫徐什么的来着,长得确实很不错。这就是我第一次所听到的徐静蕾的介绍。
之后我遍找了有关此女的影视资料恶补一通,皮仔更是连她幼年时的照片也从网上翻出来了。可谓功力深厚。
回想皮仔对徐静蕾的定义,无非一个&rightquot;纯”字。在皮仔看来,似乎当时举国上下没有第二个女演员比徐静蕾更纯的了。
现在想想,那时年少不经事。对待异性的看法也是如此的简单。仿佛纯洁能够决定一切、压倒一切。一个纯纯的女演员,很容易让你想到诸如初恋的女友、暗恋的对象等等。对她们的情感自然地转移到了徐静蕾的身上。这种现象不是个例,要不她也不会一时间红透大江南北。
从徐静蕾到老徐,其间经历的过程远不是一篇博文能说清楚的。但要说明很重要的一点,是这个过程应该是演员对抗自身的公众形象的过程,是从假我到真我的过程。
也许徐静蕾真的在性格上不能胜任自己之前建立起的那种纯纯的公众形象。这点可以很清楚的从那部看似更像自叙的《梦想照进现实》的台词中得知。理由很简单——我(老徐)累了。
我觉得,老徐这样一个公众形象与其说是被动地蜕化而来,不如说是有计划地主动地操作出来的。
首先,徐静蕾在新浪上开博,名字就叫老徐。她将自己名字中最能让人感到纯的两个字一起枪毙掉,在最为中性的那个字前增加一个成年性前缀。于是老徐便诞生了。
后来,在《梦想照进现实》中,通过王朔的台词也再一次地验证了她对之前的公众形象无法胜任的理由。
其间做导演写博客等等暂且不再细述。总之,昨日那个纯的像一朵小花的徐静蕾已经成为了历史,取而代之的是今天的成熟女人老徐。
让我们无奈的是,这一切均是她的自由,任何人无权横加指责或是干涉。(相信很多当年像皮仔一样的兄弟们都多少有些怨言吧?)
将近十年的时间过去了,不消说,不但徐静蕾改变了,我也改变了。尽管如今的老徐并非我的审美的最高标准,但仍能在我的接受范围之内。从这一方面来看,我辈是否也算是成熟了呢?
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央电视台播放的长虹广告中,老徐穿着白色服装,一副时尚女性的样子再次出现在电视里。只是这耀眼的白色却衬托出她本来就不好的门牙不合时宜地越发显得黄褐。
这该死的烟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