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老徐


说是谈谈老徐,其实应该说是谈谈自己。
初识徐静蕾(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是上高中的时候。那时电视上热播《将爱情进行到底》。那时我还不认识她。看这部电视也不是为了要看她,或是李亚鹏,或是听那首《等你爱我》。我的目的仅仅是出于要看一看张楚在戏里的表演。很怪的是同样是摇滚圈的,我对高旗的感觉却很平常,也许是因为那年超载突然转变风格导致的吧。
那天皮仔急匆匆打电话告诉我——有没有发现电视里有一女,看了演员名单叫徐什么的来着,长得确实很不错。这就是我第一次所听到的徐静蕾的介绍。
之后我遍找了有关此女的影视资料恶补一通,皮仔更是连她幼年时的照片也从网上翻出来了。可谓功力深厚。
回想皮仔对徐静蕾的定义,无非一个&rightquot;纯”字。在皮仔看来,似乎当时举国上下没有第二个女演员比徐静蕾更纯的了。
现在想想,那时年少不经事。对待异性的看法也是如此的简单。仿佛纯洁能够决定一切、压倒一切。一个纯纯的女演员,很容易让你想到诸如初恋的女友、暗恋的对象等等。对她们的情感自然地转移到了徐静蕾的身上。这种现象不是个例,要不她也不会一时间红透大江南北。
从徐静蕾到老徐,其间经历的过程远不是一篇博文能说清楚的。但要说明很重要的一点,是这个过程应该是演员对抗自身的公众形象的过程,是从假我到真我的过程。
也许徐静蕾真的在性格上不能胜任自己之前建立起的那种纯纯的公众形象。这点可以很清楚的从那部看似更像自叙的《梦想照进现实》的台词中得知。理由很简单——我(老徐)累了。
我觉得,老徐这样一个公众形象与其说是被动地蜕化而来,不如说是有计划地主动地操作出来的。
首先,徐静蕾在新浪上开博,名字就叫老徐。她将自己名字中最能让人感到纯的两个字一起枪毙掉,在最为中性的那个字前增加一个成年性前缀。于是老徐便诞生了。
后来,在《梦想照进现实》中,通过王朔的台词也再一次地验证了她对之前的公众形象无法胜任的理由。
其间做导演写博客等等暂且不再细述。总之,昨日那个纯的像一朵小花的徐静蕾已经成为了历史,取而代之的是今天的成熟女人老徐。
让我们无奈的是,这一切均是她的自由,任何人无权横加指责或是干涉。(相信很多当年像皮仔一样的兄弟们都多少有些怨言吧?)
将近十年的时间过去了,不消说,不但徐静蕾改变了,我也改变了。尽管如今的老徐并非我的审美的最高标准,但仍能在我的接受范围之内。从这一方面来看,我辈是否也算是成熟了呢?
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央电视台播放的长虹广告中,老徐穿着白色服装,一副时尚女性的样子再次出现在电视里。只是这耀眼的白色却衬托出她本来就不好的门牙不合时宜地越发显得黄褐。
这该死的烟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