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QQ空间

记得老早了,曾在Blogger上写过自己写Blog的难处。那会儿,最好用的是Blogger,写出来几乎谁也看不到的也是Blogger,这让我着实很郁闷。后来有了WordPress.com,当时还是相当不容易才搞到被称之为Golden Ticket的邀请,呵呵,就像查理的巧克力工厂里的小查理一样,开心的不得了。但好景不长,没多久就也被封掉了。

在万般无奈下我发起了后来被我认为是自己找罪受的服务器合租计划。唉,开始了我duetg.com的blogging生活。算算也有两年了。

等等,有些跑题,这次要说的是QQ空间才对。 继续阅读“谈谈QQ空间”

What the World Needs Now is Love

今天和皮仔聊起来的时候忽然说到这首歌。说来可笑,我们居然都是通过电影Austin Powers才知道这首歌的。回家找找,原来作曲者Burt Bacharach的作品在Austin Powers的三部中都有,只可惜我们是80生人,对60年代一无所知。

Burt Bacharach是60年代的代表之一,一位优秀的钢琴演奏家、作曲家,今年已经80岁了。而这首What the World Needs Now is Love则是Austin Powers第一部中的主题曲,在65年是由Jackie DeShannon演唱,曾登至加拿大的排行榜榜首,在美国Billboard也排到了第七。歌词的作者为Hal David继续阅读“What the World Needs Now is Love”

伊利冰工厂

吃冰棍儿是我夏天喜欢干的事儿。我的习惯是每年的夏天都要把新出的产品尽可能地吃一遍。但这所谓的一遍是有筛选的,因为我偏爱吃水冰,而不太爱吃奶味儿的。

爱吃水冰类的我自己觉得应该和初中时候吃冰棍儿种类有关系,那时候因为没什么零花钱,所以总是吃雀巢的冰冰和和路雪的水缤纷、小火箭什么的。久而久之便养成了这样的口味。

伊利当年推出冰工厂的时候,海报上画了若干口味儿,但在身边顶多也就能买到两三种。后来慢慢的,伊利又出了新品种的冰工厂,淘汰了老口味。不断的推陈出新,虽然让我也尝到了不少的新鲜,但也十分怀念过去那些吃老口味儿的时光。 继续阅读“伊利冰工厂”

病假30天

总算做出决定了,但决定做的还是勉强,起码也没有像之前想象的那样大义凛然,从容不迫。当然这和我的后续计划的变动有关,倘若一切安排顺利妥当,也许今天又是一个有意思的日子。不过话说回来,倘若一切皆安排顺利妥当,今天过起来又有什么意思?

上午按照原计划在晨会后提出申请,这里犯了一个比较傻的错误:以我目前状况,还没资格谈停薪留职。于是,只好以病假为由,提出申请。不过病假也地道是个病假。脖子近一个多月来病情恶化的很快,以往总在反覆,而这段时间明显能感到一天不如一天了。 继续阅读“病假30天”

转念之间

眼镜最终毫无悬念地离开了理财中心,只是方式和我之前猜想的还有出入:我原本以为他会在31号那天很牛逼地把资料一交,说声“老子不干了”,然后轻松离去。

但事实并非如此:他是在晨会之后被大蕃薯直接开除掉了。

这又一次让我体会到理想和现实的距离。 继续阅读“转念之间”

水妖

许巍的歌大概是从99年接触吉他时开始听的,早些时期有不少自己喜欢的歌。尤其是在德国那段日子,他那种漂泊感特强的声线让我产生了共鸣。记得航子也说过,头次坐飞机到法兰克福的时候,一路他都哼唱着许巍的《那一年》。

诚然我也对《那一年》的歌词很有共鸣,但若说到真正能让我感动落泪的却是《水妖》了。如今很多小众的乐迷批评许巍大众化,我想无论对于谁这都是无奈的选择。放上《水妖》的现场,做个纪念吧! 继续阅读“水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