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妖

许巍的歌大概是从99年接触吉他时开始听的,早些时期有不少自己喜欢的歌。尤其是在德国那段日子,他那种漂泊感特强的声线让我产生了共鸣。记得航子也说过,头次坐飞机到法兰克福的时候,一路他都哼唱着许巍的《那一年》。

诚然我也对《那一年》的歌词很有共鸣,但若说到真正能让我感动落泪的却是《水妖》了。如今很多小众的乐迷批评许巍大众化,我想无论对于谁这都是无奈的选择。放上《水妖》的现场,做个纪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