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念之间

眼镜最终毫无悬念地离开了理财中心,只是方式和我之前猜想的还有出入:我原本以为他会在31号那天很牛逼地把资料一交,说声“老子不干了”,然后轻松离去。

但事实并非如此:他是在晨会之后被大蕃薯直接开除掉了。

这又一次让我体会到理想和现实的距离。

31号中午老大打来电话通知我这个“噩耗”的时候,我还是有心理准备的。中午急急忙忙赶回让人熟悉又陌生的理财中心,眼镜在那儿正等我。因为有王琳小妹妹在不方便说正事儿,所以中午很随意地吃了吃羊肉汤和原油肉。然后我和眼镜回我家了。

在家玩儿了会儿Ubuntu,呵呵,眼镜号称计算机专业却从没用过Linux,想想中国的高等教育也挺可悲的。晚上决定去吃烩面,在饭桌上我终于开口了。

熟悉我的哥们儿们应该知道,我就是那种在饭桌上一说起话来就不停的人。所以说那晚上不知道眼镜的烩面到底吃的是否可口。我记得应该是我在端起第二杯啤酒的时候,忽然一个想法闪过我的大脑:原本我和眼睛的共识是现在大家都很需要钱,多快好省地去赚钱是我们现在的任务和目标。可就在我喝第一杯啤酒的时候我发现我错了——以我们现有的资质和条件,根本不可能达成如此不切实际的目标。

那么,到底我们现在应该干什么呢?

往杯中倒酒的时候,我在想:不佳的生活环境和条件是目前的最大羁绊。诚然我们不能强调环境适应自己,但我们也必须承认环境和条件的缺陷。

现在的生活缺陷就是限制我们去做想要做的事,当然事儿有大有小,而辩证地来看,唯一能对抗生活羁绊的方式就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想到这里,我把酒喝尽了,然后回忆起徐褎来。真的很佩服他,早在若干年前他就把这个理念告知给我。然而以我当年的智慧,完全理解不了。可惜可惜……

当然,要补充一点,即使是去对抗生活缺陷,却不能违背原则。而“原则一”就是: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