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去买玉

在南阳还得待上一个星期,眼下感觉完全没有力气继续下去了。事务所里托别人报名的CTA也不知道报上没有,眼下离考试还有90天了,书却还没顾上看几眼,这样下去不行啊……
不过既然来了南阳,不去逛逛,看看卖玉的似乎也是说不过去的。所以忙里偷得半天闲,大家一起去看看玉,希望能碰上一块儿物美价廉的。

Update: 去看了,玉都太贵了,根本买不起。买得起的都是假玩意儿……

ENFP

Psytopic分析:您的性格类型是“ENFP”(外向+直觉+情感+知觉)

热情洋溢、富有想象力。认为生活是充满很多可能性。能很快地将事情和信息联系起来,然后很自信地根据自己的判断解决问题。很需要别人的肯定,又乐于欣赏和支持别人。灵活、自然不做作,有很强的即兴发挥的能力 ,言语流畅。

继续阅读“ENFP”

不知道

四个多月没有更新过博客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太忙了——总是这样的借口来推脱本应该做却没有做的事情。其实心里有很多话想要说出来,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头。就好像写小说时那样,没有一个好的开头就怎么也写不下去,但如果头开好了,后面的也就一气呵成了。

最近总是感到惶恐不安,不断地感受到过去荒废的时光在影响我现在的计划和生活,令我彻夜难眠。

继续阅读“不知道”

WordPress上的Email发布插件

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Email发布插件,试了好几个都不很理想。最终,总算是找到一个台湾兄弟写的插件,用起来还算顺手:DJ-Email-Publis

它虽然小巧,但功能却相当强大。理论上只要是支持电子邮件发布的Blog,如Blogger,Windows Live Spaces等等,都不在话下。当然我还在尝试用它来实现其它功能。 继续阅读“WordPress上的Email发布插件”

不期而遇的好日子

随着上个月底顺利地把初级会计电算化证书拿到手(其实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今年三月我的闭关一整月的修炼总算是得到了一个圆满的成果:我的会计从业资格证书算是拿到手了。当然,按规定后天才能去办理领取证件的手续,但这并不影响我三月的已成定论的闭关结果。

不过套用一句很俗很俗的老话来讲:这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罢了…… 继续阅读“不期而遇的好日子”

谈谈QQ空间

记得老早了,曾在Blogger上写过自己写Blog的难处。那会儿,最好用的是Blogger,写出来几乎谁也看不到的也是Blogger,这让我着实很郁闷。后来有了WordPress.com,当时还是相当不容易才搞到被称之为Golden Ticket的邀请,呵呵,就像查理的巧克力工厂里的小查理一样,开心的不得了。但好景不长,没多久就也被封掉了。

在万般无奈下我发起了后来被我认为是自己找罪受的服务器合租计划。唉,开始了我duetg.com的blogging生活。算算也有两年了。

等等,有些跑题,这次要说的是QQ空间才对。 继续阅读“谈谈QQ空间”

转念之间

眼镜最终毫无悬念地离开了理财中心,只是方式和我之前猜想的还有出入:我原本以为他会在31号那天很牛逼地把资料一交,说声“老子不干了”,然后轻松离去。

但事实并非如此:他是在晨会之后被大蕃薯直接开除掉了。

这又一次让我体会到理想和现实的距离。 继续阅读“转念之间”

3G iPhone在哪儿


这段视频的确让人感到振奋,说实话看到价格之后我都有一种去掏钱的冲动了。
尽管目前看来这款新iPhone还是有些不足之处。比方说并没有前置的摄像头来视频通话。要知道这可是我们TD的一个大噱头。
可是何时才能够正经用上真正的本地iPhone呢?估计日子有些漫长。说心里话倘若iPhone进中国,估计会一时间火遍大江南北。因为它太便宜了!而仅仅通过软件,网上应用,企业应用等等,一样可以赚到大把的钱。
不过目前我们处在重组时期,一切以稳为主。更况且中国的TD目前看起来还有些提不起来。等等再说吧!

标签: , ,

二月杂谈

眼瞅着二月就要过去了,心中多少有些不舍得。仿佛一旦人意识到自己的成长都会对时间有一种别样的依恋。再一个月就要考试了。都说是个简单的跟1+1样的考试,可放我这儿却显得不那么轻松。因为这次考试将决定太多以后的事情。但我并不是那种惜时如金的人,可以说我每天都在挥霍自己的时间,大把大把的挥霍。我很羡慕那些能够严格地为自己设置计划并一丝不苟地执行倒底的人。可我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杰对我说是没有被逼到那一步,否则怎么样都行。可现在还不是“那一步”么?我的确感受到了压力了,动力也不小,可意志为何还是像块儿豆腐呢?
华为又死人了。为什么会这样我搞不懂,就像搞不懂大把大把的研究生往游泳池里跳、往窗户外面跳一样。我和皮仔聊华为的时候也曾说过:当年考研的时候没跳,读研的时候没跳,真到工作了才跳,实在有些对不起自己。人活在世上都是受苦受难的,早知道会提前解脱又何苦多熬这几年。
说到死,这个月倒是一直在考虑这个玩意儿。年前躺在床上终于想明白了人为何会遵循各种规则(如道德、法律),原来都是因为死亡的未知性。我们不知道死了之后还剩些什么,或者变成了什么,又或者是去了哪儿。倘若有天真的把死搞明白了,想必到那时才是真正的Doom Day。可惜目前唯一知道的是这个过程属于一个不可逆过程,所以没人能回来再告诉大家到底是个怎样的过程。当然也没准儿,要是华为那37位兄弟有灵看了这篇胡说八道的文章,有劳托个梦给我说道说道。
道德也是个麻烦事儿。前两天看草莓上链接的一篇文章,说中国宪法对道德犯罪规定的太多。没错儿,我也早就这么想了。早些年的那个“流氓罪”,操还挂双破鞋游街呢,现在来看算个啥!我真为中国的法律感到惭愧,为中国的法律工作者感到不好意思。不过另一方面,我又在胡乱冒充道德卫士,为社会的道德堕落感到悲哀。我觉得我小时候受的道德教育是一种错误的教育。这种教育的危害性不亚于小儿麻痹。其后果是导致我成年之后才发现我的大脑出现道德教育后遗症——脑残了。是的,我应该能够清楚地区分什么是人权,什么是道德。可惜的是这种与生俱来的判断力被小时候的道德教育以集体主义为由给废掉了。我为我的残疾而感到自卑。
同学们出国的出国、赚钱的赚钱,享受的享受,腐败的腐败着。说心里话我要再不混出个样来都不好意思去参加同学聚会了。可要能混出个样还得多久?自己粗略算了一下,一切顺利且排除一夜致富的情况下,起码还得十年。我操,十年以后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想起来我。
说着说着话题又绕了回来,还是抓紧时间看书准备考试吧。豆腐般的意志就是在这个时候被用来克服的。
ps.FeedSky给我发来广告邀请,眼瞅着能赚上40块的。可一时手慢,没想让大家把广告费分完了。看来还是有不少兄弟跟我一样的。